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 |收藏本站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登录 | 立即注册 | 找回密码

陆河生活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236|回复: 0

陆河故事:有良心的剪径(打劫)贼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1872

主题

1874

帖子

6430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6430
发表于 2018-3-11 09:40:4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99f2810e78ed2c6a038f10cbf95c50e1.jpg

某县某村有一个农民名叫国良,30多岁,一家6口,全靠租种别人八分地来过活。这八分地是山坑田,旱年收两成,洪涝就无收为了养家糊口,只好上山砍柴,挑到市上去卖,赚得一升八合,回来杂上野菜半饥半饱度日。



有一年早造旱灾,赤地千里,只得跳水浇禾。捱到禾苗抽穗时下了一场大雨,山洪爆发,不到半个小时,把八分地刚到嘴的禾穗冲得七倒八歪,有的还被黄泥浆埋在底下。国良一家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极难过地说:“天呀,你真要饿死我们一家?我并没有得罪你,你为何要这样对待我呢。”



早造失收,只得抽空上山砍柴,或者在路旁等“博担”(路上碰上有人挑担的帮他挑一段路从中赚几分钱的为“博担”)。好不容易才捱到农历九月稻禾正杨花吐穗,又是一阵阵寒露风吹得禾穗无法扬花传粉,晚造又歉收。八分地仅收30市干谷。穷人多灾难,怎么办?只得天天上山打柴,一天砍下100来斤生柴,挑到市上也仅能换回一斤多的糙大米,只能杂些青菜和着稀饭过餐。



农历十二月初就有人来追债。第二天又有人来追债,四月时因家人水肿,大儿子食野草中毒,危在旦夕,无钱请医生、买药,就向国哥借了5个大洋,答应老历前本利一并奉还,现国良手无分文,那里有钱还人呢。因早造歉收,八月无米下锅,又向康叔借了100斤干谷,并答应晚造收成后,本利一并送还。现已到了十二月仍无法送还,不知又要等到什么时候还?一天天就这样捱着过。只好向债主求情,限年底一定本利还清,逾期就以房屋抵押。



时间过得真快,转眼间就到了十二月二十八日,过多两天就是新年,那些债务再也无法延期了。那天,天空灰朦朦的,不时下着毛雨,阵阵寒风夹着毛雨强硬地往行人脸上脖子上撞。有钱人家早就把年货买回来,大人小孩衣服也缝制好,就等三十日到来,贴春联,放鞭炮,穿新衣,戴新帽,穿上新鞋欢欢喜喜去看热闹。



国良妻打开米缸想拿米来煮饭,可哪里还有米呢?到上家借,空手而回,向下家借,同样空手而回。确是到了上天无路入地五门的地步,愁思百转,最后国良想出了办法。



早饭只吃了两条番薯,然后用手帕包了一包番薯,带上昨夜准备好的一块头布和平时用的大砍刀,向着凉亭坳走去。家里人问他去哪里,他只回答上山砍柴。




f45892454e492858198025a0888cc241.jpg

凉亭坳,地处两县交界,是个山高林密的地方。两头都是下坡路,得走半个多钟头才有人家,平时都有人在此寮内卖凉水,来往行人,不管事有多急上到这里也得停下喘一喘,然后再走。国良来到这里大概十点多钟,寮内无人,看来天赐良机。他找了一个座北向南,北风不易吹到的地方坐下,居高临下,两头来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。恰巧又有几丛灌木遮住他的身子,他就隐藏在哪里。莫说剪径抢钱,就是偷人几条番薯也未干过,想到自己目前处境,鼻头一酸,两行眼泪渗了出来,但又有什么办法呢。他的心头就象擂鼓一样,连自己都能听到。时间慢慢地推移,肚子也饥了,把带来的番薯吃下,这下心头稍为安定点,看南面岗下有三个人向岗顶走来,一人肩上驾着扁担,没有挑什么,其余二个缩着脖,曲成弯背,扁担捆绑在背上,国良武装好头面,准备下手,但他又想,这些人好像是博担的,在这大寒天还出来博担,生活也够凄惨的,就让他们匆匆而过。又过了一些时候,南面坡下走来一个人,他穿的衣服比较多,把身子包得鼓鼓的,头上戴顶布帽,肩上挂着个搭裢,脚上穿着一双布鞋,20多岁,越来越近岗顶,国良已武装好自己,一个箭步从上跳到那人面前,举起雪白的大砍刀,大喝一声:“往哪里走,把钱放下,不然就砍下你的头。”那人吓得两脚哆嗦,颤抖地把搭裢袋放下,请求饶命,说时迟走时快,拔腿就向北路跑去。国良也心跳如擂鼓,拿起搭裢一搜,发现有100多个大洋,惊慌地拿出20个后就叫对方说:“那搭裢里的大洋还你,放在这里,我走了。”



被抢者听到叫声,惊魂未定,走得更快,剪径贼又多叫一次,这下才听清楚,叫自己到回去拿搭裢袋。觉得奇怪,明明叫我把钱放下,这下又说搭裢里的钱还我。回头站上高坡处望望,那个剪径贼已走了。看看四周无人,偷偷地到回岗顶,见搭裢袋放在那个石凳上。拿起搭裢袋就往回家路上跑,用手往脖子上摸一摸,并没有什么刀痕,头颅又还在。搜搜搭裢,大洋只少了20多个。真奇怪,世上真有那么善良的剪径贼?不管怎样,人安全,钱只少了20多个大洋,无伤元气,只是不知什么时候丢掉一只鞋,一顶布帽,真是大幸呀!



国良抢到个大洋后心中有数了。回到家对妻子说:在凉亭坳捡到一个搭裢袋,里面装着20个大洋,我就将这20个大洋带了回来。两人拿出一看,白花花的大洋确实惹人喜爱。妻子也信以为真,认为确是天无绝人之路。夫妻二人就商量,先把康叔100斤谷钱本利送还,然后再把国哥5个大洋本利送还。四个小孩缝新衣服的事待过了年再计划,过年一切从俭,免生事端。转眼就到了正月初四。农村人说:“初三初四,各人打主意。”国良对妻分析说,我们家靠近大路旁,来往人多,不如搭个茅寮,卖些青草水,为过往行人解渴消暑,从中赚多赚少也是个办法。反正青草是自己在附近野山岗采集的,柴是自己在山上砍的。人们说:“人穷力出,山崩石脱。”只要勤劳一点就是。我们方便过往行人,帮他们出点力也就感到安慰。计划已定,初五就上山割茅草,初六就砍下五条大簕竹,作为茅寮脊梁和其他筋骨用。由于大人小孩一起动手,三天后茅寮就架造完毕,计划初八开张。



b8c7dbb456d67ec07f4d0afc5316022e.jpg

时间的确快,国良就在外面忙种地、砍柴,其妻及四个子女就负责家务,采集青草熬水。负责小店销售。他们一家大小都很勤劳,对往来行人都很热情。喝他家凉水的都交足钱。半年过后,就兼销黄烟丝、火柴等。他们一家都是穷里生苦长,对过往穷人都很热情,能帮就帮,人际关系非常好。生意也就慢慢地兴旺起来。有了一定的本钱后,又贩点咸杂之类,及农家中日常生活用品来方便群众。从此国良也就少上山砍柴,专事经营,他常到河婆圩等地贩货。有一次,发现一家批发商店面不大货源可多了,几次交易中得知经营该店的人老实忠厚,从不欺诈别人,只是老老实实地做生意,生意做得很有成绩。二人谈起话来很投机,越谈话题就越多。从做人准则到生意诀窍,海阔天空,无所不谈。并从中得知人名叫蔡善才,以前也是很穷。因为穷,生活无着落,迫得无奈就向人借了50个大洋做本钱去买鸦片泥,当时社会动荡。他说:“我通过熟人把鸦片泥带到汕尾一户客商家里。鸦片泥卖出后得钱150个大洋。我将50个大洋用手帕捆绑在身上,外面穿上几件厚衣服,还有100个装不进去就用搭链袋背在肩上,装成外出讨饭回家的样子,步行了两天无事。最后一天(即十二月二十八日),眼看就要到家,来到与你县交界凉亭坳,我正在大口喘气时,突然从路旁上方灌木丛中跳出一个彪形大汉,手握白雪雪的大刀,对我喝了一声,我魂不附体,就把搭裢袋当下撒腿就跑。走了100米左右,听到有人叫:‘你的搭裢袋和钱放在这里,快拿回去过年。’开头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谁人相信剪径贼不要钱的?我走上陡坡高处望一望,那个剪径贼确实走了,我那个搭裢袋放在石凳上。我疑惑不解,左边看看,右边望望,都没有其他人,就回去拿搭裢袋。发现袋里少了20个大洋。这个剪径贼还算有点良心。那天晚上总算顺顺利利地回到家。那次外出做买卖后,除了还人50个大洋,还存有80个大洋,就在家里做起了小生意来。接着也就解放了,我参加了商业合作小组,直到开放改革,党中央号召我们发挥个人才智,要敢于富,我就办起个体户。办商业,我搞了几十年,全靠诚信、诚实、公平。因此,这几年生意有了起色,顾客也越来越多,我三个儿子也勤俭踏实,人际关系都好。良兄,我们都是上了年纪的人,我们的后代都比我们强,我们应该感到安慰呀!你要什么货,只要我有的,你尽管拿去。我知你们是有信用的,又是善良的。”听到这些国良不自觉地打了个寒栗,幸好对方并没有发觉。心想善才弟说的事完全就是自己40多年前做的,真是内心有愧并感到内疚,只记得那次是把头面用块手帕包裹着不敢见人。



国良想揭穿这个谜底,但又没有这个勇气,就是心里有点难受。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。国良因此常教育后代:穷鬼就怕“勤”字,勤劳就能改变穷面貌。


来源摘自:《广东民间故事》陆河卷
故事流传地区:陆河
讲述:彭达诚
记录:彭武容
本期编辑:小杨
整理发布:陆河生活网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    联系我们
  • 咨询电话:13267700658
  • 邮箱:luheshw@qq.com
  • 地址:汕尾市陆河县河田镇朝阳路
    移动客户端:
    关注我们:
  • 微信公众号:
  • luheshw
  •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

Powered by 【陆河生活网】Copyright © 2016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 Comsenz Inc.     ( 粤ICP备16036520号 )

免责声明:本站提倡文明上网,会员发表或转载的言论不代表本站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